曾毓群:新首富的新烦恼

宁德时代第十个年头,更多负责的局面在等着曾毓群。

刚过去的五一,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,以345亿美元的身家成为香港首富,其身后是身家344亿美元的李嘉诚和321亿美元的李兆基。

曾毓群是各类富豪榜的常客。

2019年10月,曾毓群在胡润中国富豪榜上位列第57位。11月,他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位列中国富豪第48位。

去年9月,福布斯首次发布中国汽车富豪榜,统计了排名前25位的汽车行业富豪。

其中,曾毓群以158亿美元的身家排名第一,第二至第五分别为吉利李书福、长城魏建军、比亚迪王传福、宁德时代黄世霖。

曾毓群旗下的宁德时代是新能源产业的最大赢家之一。

4月27日,宁德时代发布2020年年报,2020年归母净利润55.83亿元,同比增长22.43%;营业收入503.19亿元,同比增长9.9%。今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9.54亿元,同比增长163.38%。

今年年初,宁德时代市值一度达到9800亿元人民币规模。之后虽有回落,但目前其市值仍在9000亿左右。

得益于宁德时代的优异表现,在最新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,除曾毓群外还有多名来自宁德时代的高管、投资人上榜。

其中,包括联席副董事长黄世霖和李平,两人身家分别为129亿美元和59亿美元。此外,还有赵丰刚(21亿美元)、吴凯(20亿美元)、吴映明(16亿美元)、陈元太(11亿美元)等四位高管,以及早期投资者裴振华(75亿美元)和陈琼香(16亿美元)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曾毓群1968年出生于福建宁德岚口村的一户普通农家,17岁那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。

大学毕业后,曾毓群被分配至福建一国企,工作数月便辞职南下东莞,加入外资企业新科磁电厂。由于能力突出,1999年,31岁的曾毓群成为新科磁电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消费电子逐步崛起,新科实业CEO梁少康计划成立一家新公司专为消费电子生产电池,但计划未获总公司TDK通过。

随后梁少康联合曾毓群、陈棠华等人,于1999年10月在香港注册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ATL),并在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。ATL成立三年后实现盈利,并逐渐成为苹果手机电池的最大供应商。

2005年,新科母公司日本TDK集团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TL100%的股权,ATL成为TDK的全资子公司。

2008年,我国开始直接用财政补贴的方式来扶持、推广新能源车,ATL随即成立了动力电池团队。

不过由于法规限制,外商独资企业无法在我国生产动力电池。于是2011年,曾毓群与黄世霖将动力电池团队从ATL剥离出来,成立了宁德时代。

宁德时代成立第二年,便与宝马展开合作,并顺利完成产品研发、生产。由此,宁德时代成为宝马大中华区唯一的电池供应商,并成为国内首家进入国际车企供应商体系的动力电池企业。
由宝马开始,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快速打开市场。

2016年,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出货量尚在松下、比亚迪之后,全球排名第三。但2017年便超越松下、比亚迪,成为全球第一。

在国内市场,根据Adamas Intelligence的数据,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容量占新电动汽车的比例从2018年的26%升至2020年的46%。

去年上半年工信部公布的国内新能源车型有效目录中,3900余款车型,由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的有2000余款,占比约 51%。

在国内整车厂方面,宁德时代为北汽、上汽、广汽、东风、吉利等五大车企集团贡献了超五成的动力电池。造车新势力方面,蔚来ES8、小鹏P7、理想ONE、威马EX5等热销车型也均搭载了宁德时代电池或电芯。

此外,宁德时代还与特斯拉达成了合作。宁德时代透露,对特斯拉的供货将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锂电池,采购期限是从2020年7月1日到2022年6月30日。

但在宁德时代快速崛起的同时,市场环境也在快速变化,由此给曾毓群带来更多挑战。

资料显示,2020年宁德时代以34 GWh的装机量,成为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,市场份额为24.82%;LG新能源31 GWh 的装机量位居全球第二,市场份额为22.63%;松下25 GWh的装机量位居全球第三,市场份额为18.25%。

与2019年相比,LG新能源、三星SDI、韩国SKI的装机量增幅分别为150%、81%、284%,而宁德时代装机量增幅仅为2%。

而且,从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的盈利也在放缓,2018年甚至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。

当前以及将来,对宁德时代影响比较大的一个因素是大量车企都在自研、自造动力电池,其中既包括大众、戴姆勒、通用、吉利、长城、广汽等传统车企,也有特斯拉、蔚来等造车新势力。

日前曾毓群与上海交大校友沈南鹏在一场公开对话中曾表示,宁德时代的定位是搬砖搭台,“我们就是搭个台子,搬个砖头,让他们(车企)在上面跳舞。”

然而车企一旦开始自己“搬砖”,那么市场需求肯定会相应收缩。

除了车企纷纷亲自动手造电池,同业围逼也越来越紧。2019年工信部废止动力电池“白名单”,外资动力电池企业LG、松下、三星、SKI等巨头得以重归中国市场。

国内比亚迪、ATL等企业也在步步紧逼。2020年3月底,比亚迪高调发布了传闻已久的刀片电池——将电池的空间利用率提高至60%,电池能量密度提升了50%。

以及还有不能忽视的海外市场。受环保法规影响,欧洲市场正在成为中国之外的另一大新能源车市场。但宁德时代目前的海外收入比例较低,受各种因素影响其市场开拓并不理想……

2021年是宁德时代的第十个年头,更复杂的局面在等着曾毓群。

猜你喜欢

参与评论

【登录后才能评论哦!点击 】